賴(lài)家益委員:做自己的光,照亮更多人

2024-04-30 18:25:00 作者:郭 帥 來(lái)源:人民政協(xié)報
【字體:

做自己的光,照亮更多人
——訪(fǎng)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(xié)委員、廣西自然資源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實(shí)踐導師賴(lài)家益
 
  曾經(jīng),他是爺爺奶奶帶大的留守兒童,是教師眼中的“問(wèn)題少年”;長(cháng)大后,師范生免費教育政策讓他走出大山,在求學(xué)路上逐夢(mèng)而行;畢業(yè)后,他成了一名鄉村教師,守護著(zhù)家鄉更多的留守兒童。
 
  他就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(xié)最年輕的政協(xié)委員、廣西自然資源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實(shí)踐導師賴(lài)家益。
 
  “看到他們就像看到了小時(shí)候的自己”
 
  暮春時(shí)節,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合浦縣石灣鎮紅錦村,一壟壟紅薯苗長(cháng)勢喜人,郁郁蔥蔥的藤蔓將土地蓋得嚴嚴實(shí)實(shí)。田地里,村民們正忙著(zhù)剪苗、施肥、殺蟲(chóng),一派繁忙景象。
 
  不遠處,幾位朝氣蓬勃的身影讓田間地頭更顯熱鬧。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(xié)委員賴(lài)家益和團隊成員們正在挨家挨戶(hù)核實(shí)紅薯種植面積。“免費紅薯苗發(fā)下去,村民們已經(jīng)種了一段時(shí)間了。這兩天要和村民們簽訂新的合同,給他們發(fā)放每畝200元的種植補貼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。
 
  和村民們一起種紅薯、通過(guò)直播把家鄉的各種應季蔬菜水果銷(xiāo)往全國各地,這件事,賴(lài)家益已經(jīng)做了近4年。提起賴(lài)家益,村民們總會(huì )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別看他年紀小,卻是我們村的主心骨咧!”
 
  一位“95后”,緣何成了他們的主心骨?
 
  “這要從我的學(xué)生們講起。”賴(lài)家益笑著(zhù)告訴記者。
 
  2021年9月,賴(lài)家益回到合浦縣石灣鎮紅錦小學(xué)擔任語(yǔ)文教師兼班主任,這所學(xué)校也是他曾經(jīng)的母校。“我是一名留守兒童,國家的師范生免費教育政策讓我得以走出山村讀大學(xué),實(shí)現了自己的求學(xué)夢(mèng)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。
 
  臨近畢業(yè)時(shí),眾多單位向他拋來(lái)橄欖枝。
 
  賴(lài)家益笑著(zhù)說(shuō),面對高薪、留學(xué)等機會(huì ),確實(shí)非常心動(dòng),“但可能是因為自己小時(shí)候的經(jīng)歷,對留守兒童總是有種責任感,畢業(yè)前一段支教經(jīng)歷也讓我更向往教師這份工作。況且爺爺奶奶年事漸高,我也想留在他們身邊方便照顧。”
 
  那時(shí),賴(lài)家益的班級里共有14名學(xué)生,“大部分都是困境或留守兒童。”賴(lài)家益一直記得自己組織的第一次家長(cháng)會(huì ),“很多家長(cháng)都因為太遠來(lái)不了,最后只來(lái)了兩位老人。”
 
  看著(zhù)班里的孩子們,賴(lài)家益覺(jué)得像是看到了小時(shí)候的自己。“經(jīng)常是天都黑了,坐在家門(mén)口的臺階上,等著(zhù)做農活還沒(méi)回來(lái)的爺爺奶奶,肚子餓得咕咕響,心里也挺害怕的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。
 
  “我想讓學(xué)生們不用再感受這份孤獨,都能快樂(lè )地成長(cháng)。”課堂之外,賴(lài)家益帶著(zhù)他們去田野中畫(huà)畫(huà),在稻田里唱歌,用草木染布,感受大自然的色彩……盡管想盡辦法豐富孩子們的生活,孩子們也確實(shí)變得更加活潑開(kāi)朗,但留守兒童的經(jīng)歷總是讓賴(lài)家益更善于捕捉細節。“每次給孩子們過(guò)生日時(shí),他們許的愿望總是希望父母能多回來(lái)幾次,畫(huà)畫(huà)唱歌時(shí)也常會(huì )流露出一絲孤單和憂(yōu)傷。”賴(lài)家益知道,任何人的陪伴都替代不了父母。
 
  為了讓孩子們愿望成真,賴(lài)家益鼓起勇氣給遠在外地的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一一打去電話(huà),勸說(shuō)他們回家。很多家長(cháng)不屑一顧,甚至感覺(jué)這個(gè)年輕老師有些“愣頭青”。
 
  “你們回來(lái)后可以做種植養殖業(yè),我在網(wǎng)上幫忙銷(xiāo)售。掙不到錢(qián),孩子的學(xué)費生活費我來(lái)出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給家長(cháng)作出承諾的時(shí)候,他心里也沒(méi)底。“但我就一個(gè)想法,不能讓孩子們再經(jīng)歷一遍我的童年。”
 
  “你回來(lái)帶娃,我幫你直播帶貨!”
 
  即使做出了承諾,但回應的家長(cháng)卻一個(gè)也沒(méi)有。“連自己家人都不相信,我們這樣的小地方可以把東西賣(mài)到全國。”賴(lài)家益卻覺(jué)得,這是件值得嘗試的事情。
 
  一到周末,他就走進(jìn)田間地頭,打開(kāi)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,雖然觀(guān)眾寥寥,但賴(lài)家益干勁十足。
 
  轉機發(fā)生在一次學(xué)生家訪(fǎng)后。學(xué)生小嬌(化名)的父母身患重病,生活不能自理,家中4個(gè)孩子都在讀書(shū),唯一的勞動(dòng)力是80多歲的奶奶。“老人平時(shí)就靠養雞貼補家用,但年紀大了腿腳也不方便,去鎮上擺攤成了難題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。
 
  征得小嬌奶奶同意后,賴(lài)家益把他們的故事帶到了直播間,同時(shí)附上了鏈接:“農家土雞,單價(jià)128元一只”。
 
  那是賴(lài)家益第一次正式直播賣(mài)貨,“心里挺忐忑的,也不敢想結果。”2個(gè)小時(shí)下播后,賴(lài)家益驚訝地發(fā)現,800只雞銷(xiāo)售一空,他第一次親身體驗到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強大力量。“平時(shí)在縣城賣(mài),每只雞的價(jià)格只有68元。”
 
  通過(guò)這次的案例,和賴(lài)家益一樣,看到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“神奇”之處的還有不少學(xué)生的家長(cháng)。
 
  “一些比較年輕的家長(cháng)開(kāi)始有了回來(lái)的想法。”賴(lài)家益乘勝追擊,答應自費為他們提供雞苗、仔豬、紅薯苗等。慢慢地,隨著(zhù)返鄉腳步回來(lái)的,還有昔日荒蕪土地上的綠意,村里頓時(shí)充滿(mǎn)了生機和活力。
 
  這些年,在賴(lài)家益的號召下,紅錦村數十位家長(cháng)陸續返鄉,邊務(wù)農邊陪伴孩子。
 
  “我們班很多學(xué)生的父母都回來(lái)了,看見(jiàn)他們每天開(kāi)心的笑臉,放學(xué)時(shí)和媽媽擁抱的溫馨,讓我覺(jué)得做再多都不覺(jué)得辛苦。”越來(lái)越多的家長(cháng)回到家鄉,賴(lài)家益開(kāi)心的同時(shí),也感到肩上越來(lái)越重的擔子,“承諾了這些家長(cháng)的就要做到,但經(jīng)常感到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。”
 
  2023年7月,家鄉接連多日的大雨導致荔枝被霉菌侵染,受損嚴重,“紅薯、貝貝南瓜也幾乎全部爛在了地里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“原本這些已經(jīng)都下了訂單。不能如期發(fā)貨,不僅會(huì )損失信譽(yù),也意味著(zhù)鄉親們近半年的心血將‘雞飛蛋打’。”
 
  “面對鄉親們期待的目光,我開(kāi)始懷疑自己。永遠忘不了當時(shí)的挫敗感,一度想要放棄了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在最難的時(shí)候,來(lái)自社會(huì )各界的愛(ài)心向他們“涌來(lái)”,“很多人都對產(chǎn)品不能如期發(fā)貨表示了理解,而且以各種方式向我們伸出了援手。”
 
  一次次暖心鼓勵和及時(shí)雨般的資金支持讓賴(lài)家益重新“站”了起來(lái),但這次洪水侵襲也讓他開(kāi)始更深入地思考,如何讓返鄉村民能夠安心地留下來(lái),陪伴孩子們。
 
  “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才、更大的平臺,也需要尋找更多的合作機會(huì ),讓農產(chǎn)品能夠及時(shí)銷(xiāo)售出去,從而提高村民們的收入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。
 
  讓孩子們不再留守,是我不變的初心
 
  2023年,賴(lài)家益多了一個(gè)身份,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(xié)委員。同時(shí),他也從一名鄉村教師轉型成為廣西自然資源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實(shí)踐導師,開(kāi)展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賦能鄉村振興等實(shí)踐課程。
 
  “孩子們最大的心愿是父母能在身邊,而讓返鄉的村民們安心留下來(lái),最重要的是要確保他們有穩定的收入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“為村民們帶貨需要更多的時(shí)間,但我又一直不愿意放棄三尺講臺。”
 
  正在賴(lài)家益最糾結的時(shí)候,廣西自然資源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為他伸出了橄欖枝。“現在每個(gè)月有8節課,我會(huì )把自己的實(shí)踐經(jīng)驗整理出來(lái)和學(xué)生們一起探討,鄉村振興路上也有了更多的同行者。”除了上課,賴(lài)家益有了更多的時(shí)間為家鄉農產(chǎn)品做調研、想出路。
 
  “最近常常廣東、廣西兩地跑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“這兩年粵桂協(xié)作力度不斷加大,我想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更多機會(huì ),讓家鄉的農產(chǎn)品走進(jìn)粵港澳大灣區。”
 
  雖然不再是家鄉孩子們的“小賴(lài)老師”,但他們卻成了賴(lài)家益永遠的牽掛。
 
  “決定走的那天,我和孩子們都哭成了淚人。離得遠了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們。”這些年,賴(lài)家益長(cháng)期資助著(zhù)5名困境留守兒童,“晚上沒(méi)事的時(shí)候,總會(huì )給他們打個(gè)電話(huà),問(wèn)問(wèn)他們生活和學(xué)業(yè)上的事,遇到好吃的、好玩的也會(huì )買(mǎi)給他們。”
 
  作為自治區政協(xié)委員,賴(lài)家益從沒(méi)忘記,“讓家鄉的孩子們不再留守,有一個(gè)幸福的童年,是我不變的初心。”
 
  自治區兩會(huì )上,他不斷為孩子們鼓與呼。“留守兒童問(wèn)題關(guān)系家庭穩定、社會(huì )和諧,更關(guān)系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長(cháng),應該引起社會(huì )各界的廣泛關(guān)注。”賴(lài)家益呼吁,要創(chuàng )造條件讓留守兒童伴隨在父母身邊,讓他們不再孤單。
 
  今年,賴(lài)家益又帶去了關(guān)于助力農產(chǎn)品走出去的思考和建議,“品質(zhì)提升,是特色農產(chǎn)品走出去的保證;同時(shí)要借助直播帶貨等網(wǎng)絡(luò )宣傳形式,加強農產(chǎn)品宣傳。其實(shí)不只是線(xiàn)上,線(xiàn)下門(mén)店也有很大合作空間,關(guān)鍵是要提升各地優(yōu)質(zhì)農產(chǎn)品的知名度。”
 
  共青團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代表、廣西青聯(lián)委員、廣西好物推介官,中國好人、全國鄉村振興青年先鋒……多重身份、諸多榮譽(yù)讓賴(lài)家益越來(lái)越忙。
 
  “以前在村里沒(méi)有出過(guò)遠門(mén),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連乘坐飛機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都是挑戰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“現在確實(shí)有了更多的機會(huì )走出去,眼界也開(kāi)闊了不少,相信未來(lái)家鄉農產(chǎn)品也會(huì )有更多更好的‘出路’。”
 
  “接受高等教育不是為了擺脫家鄉,而是為了回到家鄉,通過(guò)自己的努力,影響和帶動(dòng)越來(lái)越多年輕人建設家鄉,為鄉村振興注入青春力量。”賴(lài)家益說(shuō),這是他所一直堅信的,“希望未來(lái)繼續做自己的光,去照亮更多人。”□郭 帥
×